频繁的给坐在自己旁边的两兄弟夹菜

2020-06-04 16:15作者:admin来源:未知>次阅读

晚饭的时间已经过了半个小时了,风言还没回来。不只是风言,连土卫也不在。维里今天又在这里蹭饭,对着满桌的美食,口水都要流下来了。“算了,不等了,再等饭都凉了。”威伯大手一挥,“咱们开始吃吧!阿姨你们肯定饿了。”“再等等吧。”双胞胎的母亲洁丝阿姨道,“这样不太好吧,我们不饿。”虽然已经快流口水了,但是双胞胎还是拼命点头。看着这个陌生的饭桌,看着眼前陌生的人,再想想死去的父亲,双胞胎又一阵悲上心头。“唉,阿姨客气什么?”威伯连忙劝道,“我们兄弟不一定要在一起吃的,平常我们都比较忙,很少一起吃,今天是想让大家认识一下才等他,不管他了,咱们吃!”说着就举筷夹菜。看到除了维里积极响应他的号召外,没人行动,威伯连忙瞪瞪还在发愣的几个手下,他们对望几眼,连忙夹菜。看着光明智将热情的表情,洁丝心中却一痛,以前丈夫宴请好友的时候也是这么的热情,那时候家里也是这么热闹,但是现在一切都已经成为了过眼云烟,不复存在了。她看看爱子,见两个儿子几乎要留口水了,轻叹一声,拿起了筷子。威伯热情的介绍着桌上的菜肴,频繁的给坐在自己旁边的两兄弟夹菜,见洁丝有些放不开,便道:“阿姨,你可别客气,以后这里就是你们的家了,在家里客气什么?”洁丝知道在饭桌上最好不要说影响气氛的话,于是点了点头,夹菜吃饭,但是这些东西到底是什么味道,她可是一个也答不上来。威伯转脸看着双胞胎,道:“多吃点,多吃点,我知道你们肯定又累又饿,我已经命人给你们准备好了房间,一会吃完了,就去休息。什么也别想,知道吗?你们还小,以后的路还长着呢。不过你们放心,你们是我的弟弟,一切都有我呢!”凯亚抬起头,想说什么,威伯笑道:“快吃,快吃,不准说话!”凯亚眼眶一红,又滴下头去,泪滴进了面前的碗里。威伯转过头,吩咐站在后面的管家:“你去看看风言回来没有,如果回来了,就让他赶快来吃饭。”“回禀大人,刚才小人听到伺候风言少爷的仆人说,风言少爷已经回来了,他说他现在很忙,就不来和大伙一起吃饭了。而且他要专心研究魔法阵在到明天早上之前,谁都不能打扰他。他还说……”“还说什么?”“他还说,若是大人您没想起来问这件事情,就不必告诉大人了。”“风言生气了!”维里说,“他下午还好好的啊,威伯哥哥怎么惹他生气了?”和风言交往了不短的时间了,维里对风言也有了些了解,知道风言生气的杀手锏就是对一个人不闻不问,不搭不理,不见不说。而现在风言的矛头显然直指威伯,所以维里知道肯定是威伯惹风言生气了。“我怎么知道?”威伯心虚的摆摆手,“我又没做什么错事情!”他当然知道风言是为他的所做所为而生气,因为风言一向很讨厌多招惹麻烦,而现在威伯就为了西督府招惹了一个大麻烦,不,是三个大麻烦。不过风言很少会和他真生气,现在这种事情应该还不到能让风言和他生气的级别啊。怎么想也想不通,他有些懊恼的说:“哎呀,不管他了,由他去吧!”“你会很惨的!”亲兵副队长达勒克利尔小声在威伯耳边说,“一会吃完饭,最好先过去认错。嘿嘿,我不会笑你的。”威伯苦着脸,叹息不已。饭桌的气氛立刻有些古怪了。威伯见洁丝的脸色渐渐改变,连忙招呼大家。知道威伯不原让闪电骑士的家人感到隔阂,便积极响应。这顿饭对威斯兰卡一家人来说,是极其难熬的,一方面是要面对失去亲人的痛苦,另一方面是对未来和新环境的担忧。对威伯来说,也是相对难熬的,因为风言的不理解,他对自己的这个决定虽然并不后悔,但是充满了担忧。他非常明白这个家并不是自己一个人的,它还是风言的,而且在对这个家的付出上,风言要远远的多过自己。自己并没征得风言的同意就自做主张把闪电骑士一家收留进门,风言会反对并没有错。但是当时的情况没办法和风言仔细商量。他决定吃完饭就去找风言把这件事情说清楚, 黄大仙精选二四六必中特免得风言老是不理自己。吃完饭, 香港六合正规网洁丝想要说什么, 一肖一码期期大公开网站威伯道:“阿姨, 每期一肖一码大公开现在什么也别说了,先去休息吧,”他拍拍双胞胎的肩膀,说:“一会好好睡一觉,明天醒来就什么事情都没了。放心,一切有我!”洁丝张了张口,终于还是没说什么,跟着领路的仆人一起下去了。维里跑去和亲兵们一起玩,威伯整整衣服,向风言的住处走去。其实两兄弟虽然分别住一个院落,但是两兄弟的房间是紧挨着的。威伯的会客室的玄关和风言的会客室的玄关也是相通的。威伯推了推玄关的通道门,发现是锁着的,便绕过院墙走到正门前。窗内的灯是亮着的,窗帘上投射的是风言在书桌前侧坐深思的样子。一个毛茸茸的小肉团在旁边轻轻的滚动,正是风言的小兽小玄。不过旁边不见向来寸步不离的土卫的踪影,不知道到那里去了。“大……”一个亲兵看到威伯进来,刚想行礼,就被威伯捂住嘴巴。威伯把手指竖在嘴唇上,亲兵会意的点头。威伯把亲兵拉到一角,小声问道:“风言吃饭了吗?”“风言少爷刚才要了点东西进去,不过好象都给小玄吃了,他自己一点也没动!”亲兵有些担忧的说:“最近几天风言少爷都是这个样子,在书桌前一坐就是一晚上,有的时候早起的兄弟起来晨练的时候还能看到风言少爷房间的灯亮着呢。”“哦,那他今天是否有什么异常?”威伯问。“今天啊,今天风言少爷回来的时候就皱着眉头,好象有什么烦心的事情。不过我不敢问。而且一向在风言少爷身边的土卫大爷也不在,今天确实有些异常哦!”“好,你下去吧,别忘记让厨房准备点吃的。”“知道,给风言少爷的晚饭一直给温着呢。”亲兵说,“大人您劝劝风言少爷,他年龄还小,整天这样不行的,兄弟们都心疼着呢。”是啊,风言年龄还很小,就得如此操劳,威伯啊威伯,你这个哥哥怎么当的啊!威伯心中暗骂自己。他走到门前敲敲门,过了好一会,风言的声音才从里面传出来:“门没锁,进来吧,哥哥!”威伯推门进去,风言已经转过身来,看着门口,在他身后的桌子上堆着厚厚的图纸,上面密密麻麻的画满了各种各样的魔法阵。“土卫呢?”“哦,公式专区我派他出去办事情了。”“哦。”于是冷场。过了半晌,风言说:“哥哥,你来这里有什么事情,说吧,我还有事情要做。”“我来这里没什么事情,就是……”再次冷场。“哥哥今天好奇怪哦,我记得哥哥就算是对皇帝陛下说话也不曾吞吞吐吐吧。”风言若无其事的说,“有什么事情就说啊,咱们兄弟还有什么需要隐瞒的吗?”“风言……风言你……”威伯一甩头,“风言你今天有没有生气?”“生气?我生什么气?”风言好笑道:“我很忙的,那里有时间生气?”听说话的语气,威伯知道风言确实生气了。“不是,风言,你听我说,我……我今天……我……”“哦,若哥哥担心这件事情,那就不必了,我并不反对哥哥收留他们,反正现在反悔也晚了。”不知道怎么的,今天风言说话就是有气,“你是哥哥,当然你说了算。这个家已经够大了,麻烦也够多了,再多一点也不算什么。”“风言你还是生气了。”威伯叹气道:“我知道这个家一直是你打理,我帮不上什么忙,有的时候只能添乱。不过,你想想,他们也很可怜啊,他们没有家了,咱们家这么大,收留他们不算什么的。而且你不想多要几个亲人吗?咱们都是孤儿,从来没有完整的家,现在家里多了这么多的人,难道你不高兴吗?”“我没说不高兴啊!”风言淡淡的说,“好了,我要忙了,我今天晚上必须把这个魔法阵设计出来。你若没别的事情的话,就先回去吧。”“风言……”威伯呆呆站了一会,转身走了出去。听到门关上的声音,风言伪装的坚强立刻崩溃了,他伏在桌子上,轻声饮泣。有人说,想哭却不能哭的时候,却通常是一个人最伤心的时候。此时风言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却无法抑制自己的泪水涌出来。他轻轻颤抖着,任由泪水打湿了他精心绘制的图纸。小玄轻轻走过来,舔着他的泪水,轻轻的在他身上拱着脑袋。一双大眼睛亮晶晶的,好象也要流泪的样子。“小玄,你好傻哦,我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而哭,你又为什么要为我而哭呢?”风言哽咽着,但却笑了起来,尽管笑的有些苦涩。他把小玄抱在怀里,叹气道:“你说我是不是很坏,我明明知道他们很可怜,他们已经无家可归了,却还反对哥哥收留他们。可是我真的很不希望哥哥把他们带回来。不是怕大王子报复,大王子早就恨哥哥和我们入骨了,再加这一点也没什么。可是,我就是好难过,小玄,你知道我是为什么吗?”“小玄,我知道你很聪明,不过,就算你再聪明,又怎么会了解人类的感情呢?连我这个身为人类,自认了解人性的人都不明白我自己在想什么。”风言抚摩着小玄黑亮的皮毛,轻叹道:“哥哥以前对我很好,总是陪在我身边,现在哥哥有很多事情要做,老是不在家,我知道他很忙,所以我好想帮哥哥的忙,让他能够多呆在家里一会。哥哥现在老是没时间。也不陪我去玩,最近仅有的一次还被别人被破坏了,想想就有气。哥哥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我想,或许是环境变了吧,以前我们生活的虽然苦,不过整天都在一起,现在想起来,那段时间好象是我最……最……怎么说呢,最有安全感吧。”风言不知不觉的又流下泪来。“真的,小玄,我晚上老是做噩梦,老是梦到自己被小孩追着打,我想用魔法,却怎么也使不出来,我想叫救命,却喊不出来。然后,我就看到哥哥跑过来,用自己的身体保护我,还对我笑……”风言的泪珠扑啦扑啦的掉在桌子上,“不过我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一个人躺在床上,你别笑我,我真的很想哭,我真的很想哭……”“小玄,你在笑我,是不是?”小玄摇着头,温柔的用舌头舔着风言的脸。风言吸口气说:“我知道我已经长大了,我不应该再像小时候一样整天缠着哥哥,可是我就是不想这样子,却又不敢对哥哥说。我知道哥哥是想给我一个完整的家。不过我不要!我不要爸爸,也不要妈妈,我也不要其他的人,我只要哥哥,我是他救回来的,我也只有他了。我不想让别人也叫哥哥哥哥,他是我一个人的哥哥!小玄,我这样想是不是很过分?”其实风言再怎么成熟,也还是一个小孩子。而他的内心深处其实是把自己的哥哥摆在了父亲的位置上。对小孩子来说,这种想法并不希奇,小孩子对于插进自己家庭的外来人往往充满了排斥感。比如姐姐出嫁或者兄弟结婚,小孩子就会对姐夫与嫂子产生一种类似与嫉妒的情绪。不过大部分情况下,也不过是闹闹小情绪罢了,接触多了,就会自然的接受他们。这和小孩子并不健全的思想有关,是每个人的必经阶段。而威伯实在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因此完全不知道怎么处理,其实这种事情稍微开导一下就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小玄,我这样做不对,是吗?”风言吸吸气,把泪水擦掉,“不过,我就纵容自己一个晚上,过了这个晚上,我就再也不哭了。软弱的风言,只在今夜,从明天开始,风言就不会再耍小脾气了,风言要去向哥哥道歉,风言要让哥哥知道,风言还是以前的风言,风言不想让哥哥就这样讨厌风言。小玄,你流泪了,那么,你就在今天陪我好好的哭一场吧,从明天开始,咱们都要坚强哦,因为咱们都要好好的活下去!”风言并不知道,在他的窗外,有两张泪流满面的脸。灯光忠实的把他的动作投射在窗帘上,而禁闭的门窗,也无法阻挡早已经把捕捉他的声音当成了本能的威伯。在房间内沉寂了很久以后,窗下的两个人才悄悄走出院子。亲兵早已经哭成了大花脸,他低声饮泣道:“风言……风言少爷好可怜哦……不过,也好可爱……我们……我们也愿意做他的哥哥……”而威伯则仰面向天,无语双泪流。

  体彩排列三第2020030期奖号为:719。和值为:17,跨度为:8。

,,香港挂牌l香港正版挂诗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

Powered by 东方女孩最快报码室 @2021 RSS地图 html地图